9j1oc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山村小神農笔趣-第五百三十八章制香-socp7

山村小神農
小說推薦山村小神農
何常在取完五只林麝的麝香之后,掏出三根金针,在林麝脑袋上各自扎了一下。
不消片刻,这五只林麝缓缓醒了过来。
他叮嘱这些林麝不要跑出南山,将金针放进兜里后,将碗放进竹屋之中,去山上弄柏树叶子,用来制香。
直播间中,一众水友纷纷打字,讨论了起来。
“桐仁堂陈庆之:心痛呀,这麝香可是名贵药材,小哥用来做香,简直是暴殄天物呀!”
“济世堂许仕林:小哥你用麝香做香,这手笔也太大了吧!”
“鑫源药业郭百祥:国内的麝香可不多了,用麝香来做香实在太浪费了,现在可不是古代皇帝宫中用麝香的时候了!”
“据说麝香男人闻了之后,容易上头,冲动,莫非小哥制香,是为了增加情趣的!”
“哼,我男神一向冰清玉洁,才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呢!”
“小哥,不知你做的香卖吗,一支香我愿意出一千块!”
“小哥,我愿意出两千块买一支香,毕竟春宵一刻值千金,我宋青山最不差的就是钱了!”
誘愛99天:司少的天價寶貝
“小哥,我出一万,我老爸就是死在女人肚皮之上的……我准备今天过年祭祖,给他烧上几个扎纸小姐,外加三炷你做的香!”
知心俏丫頭
“楼上的,你这操作实在是太秀了吧,真是孝顺呀!”
……
过了一段时间,何常在从山上采了一些柏树叶子,以及柏树胶,下山到了原来地方。
司夏则是用红桶拎着一些制香的工具上山,到了何常在身边。
何常在对司夏道:“你把其他东西放在地上,去打一些水过来!”
重生紅三代 蔡晉
“行,一切都听你的!”
司夏把红桶中东西全部放在了地上,拎着红桶去打水了。
一般的制香要经过修制、蒸、煮、炮、炒、炙、烘焙、研磨、成型等工序。
诡异之碰壁 试纸
何常在制香却不用那么麻烦,他先是从红桶之中取出一个碾香料的工具,将柏树叶子碾碎,放进司夏带来的一个小木桶中。
直播间中,一众水友纷纷打字,讨论了起来。
“小哥这力道也太厉害了吧,随意用木轮子一碾,这些柏树叶子就化为齑粉了!”
“小哥干活的神情好专注呀,真是爱了,爱了!”
“是呀,看小哥有条不紊的干活,会感到心中宁静,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呀!”
“好想和小哥这样的美男子过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呀,只可惜他看不上我!”
“见到小哥这悠闲的田园生活,我感觉豪宅,名车,富太太的生活不怎么香了!”
……
何常在研磨了一些柏树叶子粉末之后,踱步走进竹屋之中,将盛着麝香的碗拿了出来。
不多时,司夏提着小半桶的水从山上下来,到了何常在身边。
何常在往木桶中倒了点水,将麝香,柏树胶、全部到了进去,和柏树叶子粉末和成了泥,对司夏道:
“司夏,你去竹屋里拿一个木板过来,我要做香了!”
“嗯!”
司夏应了一声,踱步去竹屋子之中拿了一个木板出来。
她眉头微皱,面露一丝顾虑之色,对何常在道:
“这木板是我从韩霜那里骗来切菜用的砧板,我跟她说这木板是用来做美食的,她知道真相之后,会不会打我呀!”
“没事,大不了,我去山上再给她做一个砧板就好了!”
何常在淡然一笑,从地上拿起手工制香机,在木板上压出一条条香来。
司夏帮忙把何常在压出来的香用刀切断,放进了模具之中,整齐的摆在了木板之上。
何常在一边制香,一边问道:
“对了,你进竹屋的时候,见慕容那小丫头了吗,她最近还好吧!”
豪门奇缘:我的冥婚老公
司夏说道:“我见那小丫头躺在床上,一副昏昏沉沉的表情,像是生病了,我急着过来给你送东西,也就没多问什么!”
何常在将手工制香机递给司夏,说道:“你来制香,我去看看慕容!”
司夏接过了手工制香机,着手制香。
何常在走进竹屋之中,见到秋容躺在床上,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,说道:
“有点烫,发烧了呀!”
韩霜说道:“我给这丫头喝草药了,可就是不见好呀!”
何常在从兜里掏出金针,在慕容头顶扎了一下,收针,对她问道:
“小丫头,好点了没!”
超能英雄年代记 混沌核心
慕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常在哥哥,你真厉害,我感觉好多了,想下床和你一起去玩!”
何常在眉头微微一皱,说道:
“玩什么呀,你病还没好呢,安心躺在床上养病,等你病好了,我再带你去玩!”
慕容从被子里伸出一根手指,笑道:“常在哥哥,你可不许骗我,骗人是小狗!”
“放心吧,你病好后让韩霜姐姐带着你来找我,到时候带你去玩,我现在去制香了!”
抗日之浩然正氣
何常在伸出手指,和慕容勾了一下,踱步走出了竹屋,到了司夏身边。
此时,司夏已经把所有香制好放在了木板之上。
何常在看着木板之上,排列俨然的香,赞叹道:
“司夏,没想到你干活还是有模有样,挺好的吗!”
“那是!”
司夏神情傲然,说了一句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盛香用的半圆形青铜器皿,对何常在道:
“何常在,这是孙大娘送我盛香用的东西,要不我们点燃一截香,试一下这香效果如何吧!”
“行,咱们试一试!”
何常在说了一句,拿起木板上小半截香,放在手里,用真气烘干,掏出打火机点燃。
他从司夏手里拿过青铜器皿,将点燃的香放了进去。
顿时,一缕袅袅烟雾从青铜器皿顶部冒了出来。
司夏掏出手机,放了一首《清静经》为背景音乐。
“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;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;大道无名,长养万物……”
随即,她凑到何常在手中拿着的青铜器皿之上闻了一下,顿时面色通红,身上一阵火热。
司夏感觉不对劲,心念一动,收了无人机,面露怒色,对何常在道:
“何常在,你这香不对劲,是不是想用下三滥的手段得了我的身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