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bx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-第431章 關於深淵和幽冥熱推-7wk4n

鎮國天師
小說推薦鎮國天師
经他这么一说,我和风黎也不敢在说笑了,双双变得严肃起来。
陈玄一走到徐猛面前,严肃道,“他们人呢?”
徐猛双手抱胸,一副冷漠的表情,说我特么哪儿知道?我早就说过了,除了老大和有限的几个人外,压根没有人可以闯进这个空间,对于宝禅圣地中的一切,我都是不清楚的。
风黎皱眉说,“别吵了,只要有人经过,我就一定能找出痕迹,林峰,把你家的小姑奶奶放出来,让她跟我一起寻找气息吧。”
“好!”
我不敢耽误,急忙点头,在引妖牌上轻轻一拍,受到我意识感召,彩鳞便伸着懒腰,缓缓自虚空中浮起,一脸慵懒道,“哼,几个臭男人这么不顶用,到头来还是得借助小娘的追踪手段!”
她说得轻蔑,风黎则贱兮兮地上去赔笑,说姑奶奶,事情紧接,借你的鼻子一用,只要大致锁定他们的方向,我就能把人找出来了。
“切!”这小狐媚子慵懒地伸出粉拳,在我面前晃了晃,说林峰,你看看人家怎么哄女孩子的,有空多学学,知道不知道?
我,“……”
训完我,这小妮子才进入了主题,直接将身体虚化成灵体,形成一抹绿光,渐渐渗入地面。
在她消失的地方,很快就呈现出了大量青色蔓藤,沿着四面八方迅速延伸,宛如秋雨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,毫无声息地,朝着雪地深处扩散而去。
我们站在原地,等待了许久,大约半小时后,这小狐媚子才静静从雪地下钻出,也不说话,轻轻拍打身上的积雪。
风黎赶紧上前伺候着,小心翼翼地赔笑脸,给这小姑奶奶清理完积雪,她心满意足,这才一脸高傲地说,“这里的空间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限制,那些魔教的家伙想必也是冲着那股力量而来,姑奶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一些间隙。”
日光愛人 天崖之翼
我苦笑着打断她,说能不能讲重点。
她气鼓鼓地白我一眼,说怎么,嫌我啰嗦,那小娘就不说了,哼!
说完,彩鳞便一叉腰,鼓着腮帮子赌气,不肯开口了。陈玄一见状则是笑了笑,上前一步讨好道,“别跟这个木头一般见识,说一下吧,这件事很重要,可能关系到大伙的死活。”
撿到壹本三國誌
修仙風雲
彩鳞这才满意,换了一副面孔,十分认真地说道,“其实我不太建议你们深入这个空间。”
陈玄一愣住,反问为何?
彩鳞张开小嘴,吸了口气道,“刚才我探查过了,你们知道这个宝禅圣地下面是什么吗?”
我们都被她吊住了胃口,赶紧追问,说是什么?
“是深渊!”
这小狐媚子的表情无比凝重,一字一顿,看着我们说,“这个空间,和我们之前去过的魔巢沙海一模一样,甚至更大、更为广阔,后退一步,就是阳间,但如果深入一步,就是传说中与幽冥接壤的神秘深渊了,而且下面同样存在一些恐怖的气息,很强……强到令人发指!”
讲真,我很少能在彩鳞脸上瞧出这样的表情,这小狐媚子虽然平时牙尖嘴利,到处欺负人,可她说过的每一句话,却都能得到应验。
风黎摸着鼻子苦笑,“感情又是深渊,到底特么的什么是深渊,什么是幽冥啊?”
彩鳞叹着气说道,“所谓幽冥,也就是人死之后,往返转生的地界,不过和普通老百姓口口相传的地府不同,这个世界上,并不存在真正的阴间,也没有所谓的阎罗十殿、黑白无常,轮转法王之类的,那就是一个被无数法则所包含的森罗空间,生活在里面的,都是一些堪比洪荒巨魔般的存在,不是阳间这些修行者可以对抗的。”
我提出异议道,“你怎么对幽冥这么了解,莫非你去过?”
这小狐媚子顿时把眉毛一竖,又恢复了之前的泼辣,说你才去过呢,你们全家都去过,姑奶奶好心提醒你,你是脑子坏了吧?不聊正题,反而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。
傲视苍霄 暮雨空城
我举手投降,哭笑不得道,“好了祖宗,是我的错!”
過去心不可有之西域神劍 東狂不二
她叉着腰,不依不挠道,“好啊,你说说,自己错哪儿了?”
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,苦笑说千错万错都是我,我错就错在不该被我妈生出来,这样行不?
陈玄一哑然失笑,摇头说道,“还是聊会正事比较好,小彩,就当给道士哥哥一个面子,算了吧。”
陈玄一的面子,她倒是肯给,哼了一声,又说道,“人在西边,两公里外,那里有个峡谷,他们正在进行祭祀,我提醒你们,最好趁这帮人祭祀成功之前,赶紧强了东西跑路,不是开玩笑,如果把地下的东西放出来,一定会死人的!”
“好,多谢提醒!”陈玄一一面给这小姑奶奶作揖,一边飞快对我递眼色。
我把引妖牌举起来,将小彩重新吸纳回去,这才松口气道,“总算把这姑奶奶请回去了,老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话可真不是骗人的。”
徐猛已经在一旁等得不耐烦了,“我说你们到底走不走,实在不行你们放我回去吧,这里的事,我根本帮不上忙。”
“那也不行!”
我斜了他一眼,淡淡说道,“听清楚了吗,他们在西边两公里开外,前面带路!”
新眾神的惡作劇
等这家伙走在前面,陈玄一才靠近我,小声问道,“林峰,你为什么一定要把这小子带在身边?”
我冷笑道,“徐猛对梁金龙忠心不二,如果现在放跑他,这丫的肯定会把我们的计划告诉对方,到时候对咱们十分不利。”
风黎把手伸到脖子上,做了个切肉的动作,“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……”
“算了,还是把这家伙留下来吧,我不是喜欢杀戮的人。”我摇摇头,埋着头继续走。
果然,前行不足两公里,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由两山交叠呈现的冰壁峡谷,风黎当即起身,朝着峡谷中掠去,经过一番寻找和探查之后,他重新返回到我们这里,严肃道,“姬云飞果然在场,不仅他在,连虹月禅师和梁金龙也在,其次还有几个修为十分不错的黑衣僧,每一个都是一流的人物!”
陈玄一揉着鼻头道,“这么夸张的阵容,强攻并不可取,恐怕没等咱们得手,就要被他们反擒了!”
我也觉得是,不提虹月禅师和那些修为高深的黑衣喇嘛,光是姬云飞和梁金龙加起来,已经足够我们三人喝一壶了,咱们以小博大,事事都要谨慎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