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劍卒過河-第961章 劍脈的變化【爲銀盟北極熊2018加更15/20】

劍卒過河
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“五十年来,咱们摇影又喜获元婴六名……”丛戎汇报到,面露喜色。
娄小乙一扬眉,“哦,那就是有十一个元婴了?不对,还得加上毛真人,十二个……”
丛戎苦涩的一笑,“十个!在外面折了两位兄弟……”
看娄小乙探寻的目光,丛戎尴尬的笑笑,“都是在宇宙打群架折的,有一次我也在场,和其它宇宙的修士对上了,最后架是打赢了,但损失不可避免,没办法!”
娄小乙只是顺嘴一问,可没想着怎么为他们出头平事,宇宙那么大,未来那么长,平不过来的!
这是个大舞台,有纪元更迭在即,跟不上的就注定会被淘汰!
“我有些新的心得,关于剑术,关于成婴道境的取舍,我不保证肯定对,唯一能说的是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,好像还没出什么差错?把他们都喊来吧,老子給你们上课!”
这一课,娄小乙上得是底气十足,因为他的飞剑体系在修道七百年后终于框架成型!飞剑定了,其它的也就有了标准,不再是如以前那般在不停的寻找之中!
这就是他要灌输給手下剑修们的意识:没有什么是一定的,学会否定自我是个好习惯,固步自封在当下的环境下就只能被淘汰!他的路不见得就是别人的路,但上境的路并非只有一条,如果用心,敢于尝试,就总能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!
但剑修们这一次还有更关心的,车燮替大家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,
“关于大道崩溃,剑主有什么提醒我们的么?”
娄小乙点点头,这是必须说清楚的,否则这些胆大妄为的家伙们还不定会做出什么来,
“有几点是确定的,其实你们也知道。
一,大道崩溃是趋势,但时间不定!可能会加速,也可能会长短不定,但以宇宙天道的承受能力来说,不存在短时间内三十余个先天大道集体塌方式崩溃的情况,所以这个时间会比较长,长得你们现在就去考虑它就很没必要!
数千年是至少的,你们确定自己能活到那个时候?”
众剑修就笑,南当沉思道:“剑主的意思,是我等不必过于考虑未来大道的变化,不管是崩的还是不崩的,我们应该就选择合适自己的,而不必去迎合,去判断那个大道会崩在最后,然后刻意的去选它?”
娄小乙指了指他,“南当你踩老子后脚跟一下,沾了老子的灵气啊!
不错,如果你成婴时选的道境是最后崩散的,那么恭喜你,你以此为基的修为实力剑术都会因此而更强些,因为大道在嘛!
如果你前脚选择了道境,后脚它就崩了,或者你根本就选了个已经崩散的,其实也没什么!崩散了,就会重合!你们就有提前经历这个过程的经验!为未来去尝试合道打下基础!
大道崩散,不是说它就没有了!而只是不成体系了,没有了明确的架构!没有了统一的标准!
但也意味着,可能你的方向,就是最正确的方向!”
这话让剑修们都很激动,修行,谁又不想合道呢?哪怕很渺茫!
“就我所知,在九大上门,有不少修士反倒是选择了已经崩散的道境!
我不会说哪个对,哪个错!因为都有道理,你只需要遵从本心!不要去刻意,这是修行的本质,顺其自然,永远也不会错!”
看了看众人,有元婴也有金丹,好几百人,现在的摇影是真正兴发了,也是赶上了好时候,无论是元婴还是金丹,或者筑基,上境都比几百年前更容易,而且可以预见,以后会更容易!
“其二,大道崩散,会有碎片游离在宇宙虚空,能者得之,这不是谣传!
这对金丹们来说可能不是个好消息,但你们也有机会,如果有大罗之道崩散,就会和道德命运一样,铺洒人间,也许你睡一觉,大道就上身了呢?”
众剑修就笑,像五行时间这类的大道如果崩了,恐怕就是纪元重启的开始了吧?末世来临,又有几个人能看到?最起码他们那时要达到阳神真君的境界,谁敢保证自己能做到?
娄小乙笑笑,“所以,这其实还是一笔糊涂账!就像上次崩的功德,这次的太虚,你们谁又能融合这样的大道碎片?”
几个元婴叹息不已,他们之中就没一个道境方向是太虚的,去了宇宙虚空也没用,找不找得到?找到了又融合不了,没意义!
逃婚俏伴娘 涅槃灰
正如剑主所说,这种事知道的太多和完全不知道,其中就没什么区别!一些心志不坚定,喜欢想东想西的,就还不如不知道,徒乱心意!
娄小乙叹息一声,“乱世来临,怎么做?
去预测?很抱歉,恐怕你的猜想连边都靠不上!
去计划?很遗憾,计划没有变化快的!
连真君都未必能为自己设计出一条最正确的道路,何况我们这些元婴,金丹?
所以我的建议,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!”
娄小乙神情严肃,“先給自己定个小目标,金丹你就考虑怎么能成婴,现在这样的大环境你如果还做不到,是不是太无能了?元婴你就先活一百年,现在的宇宙虚空不太平,活下去才是王道!
乱世之中,实力为上,磨砺自身,不要好高骛远!
修行如爬塔,你在一层,就想二层好了,非要去想顶层的仙桃,是为不智!
努力提高自己的修为剑术,保护好自己的家园,帮助身边的兄弟,这是你们当下能做的!
就去做!当你们一直做下去,你会发现,目标可能会离你更近些?”
站起身,“剑脉是个整体!如何在道佛的夹缝中生存下去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!
至于纪元更迭,就交給个子高的人去扛!”
娄小乙走出殿堂,留下一众人在那里深思,该说的都说了,他也在做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,却不会凭白給自己加担子。
其实他说的不仅是这些剑修兄弟,也是他自己!
虽然成婴了,但顶层的变动仍然距离他太远……
关他蛋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