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神域帝宗 愛下-919、實戰如夢讀書

神域帝宗
小說推薦神域帝宗神域帝宗
但是,小千沉住了气,没有再破口大骂,而是把身上的力量集中了起来,对付着不断下压的力量。
可惜,他的力量终归不是掌教的对手,也不是那夫子印发出的金光的对手。
金光不断地下压,快要压到了他的身上,使得他压力山大,不由得再是一火力打出去,射向了金光。
但是,他的先天火,根本就打不穿眼前的金光,还没有到达之时,就烟消云散。
小千想要拿出圆盾,却是忍住了,这个掌教的实力太强,又怕他把圆盾抢走,那到时,自己就成了光杆司令。
然而,就在他一想之际,金光已经压到了他的头顶,感觉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的压在了身上,就连逃走也是不能,只能在这里等死一样。
突然,小千心一横,再是一火力打出,这一次,他用的是火云掌。
一团火,就像是云一样的向上冲去,但是,刚与金光接触,就散于无形,连颜色都瞬间暗了下来,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,那道金光,就像是水一样,把他的火给灭了。
小千依然没有死心,推沙掌打了出去,但是,无济于事,被金光全部压住。
这一下,小千完全瞢圈了,这夫子之印,就像是专门克制他的东西一样,好比,自己就如当年的孙行者,有再大的神通,却是无法逃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一样。
这夫子之印,就像是如来的手掌。
但是,这也不对,夫人印,那这夫子是何话人也?他是不是就是当年的夫子,当年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夫子,专门读书那个,他是不是也到了这里?
这好像有点扯,都过去了几千年,他不可能还活着,要活也只是活在人们的心中。
就在他这一分神之际,金光,就像是一个罩子一样,已经把小千完全罩住,沿沿不断的力量向着他的头顶压了下来。
他苦不堪言,身子也被压得往下一沉,双脚跟着陷入到了地下几寸有余。
远远在后的军士,看得心中大惊,有人射出了箭,射向了那名掌教作在的位置,但是,这一切都是于事无补,那掌教根本就无视,没有理会,他高高在上,这些箭还没有到达他所在的位置,就力竭而落。
有人把箭射向了那些金光,但是,与金光稍一接触,马上化为了齑粉,纷纷扬扬,四处飘散。
人们大惊,向着小千所在的位置跑了过来,想要与他一同抗战。
小千大惊,想要让他们不要过来,但是,他现在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对付金光之上,根本就没有力气再用来喊话。
掌教却是好整以瑕,大笑了起来:“这一切,都该结束了,本来,不想杀你,但是,你小子屡次坏我大事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!”
小千听得心中一愣,这老小子竟然敢抢他的词,实在是太过可恶了一些,不由得把力量再度集中,往上顶了顶,但是,依然是顶不住,这夫子印就像是从天空之中借来的力量,他强,对方更强,始终压着他,不管他有多大的力量,都没有办法突破。
军队来得很快,眼看着就要到了金光所罩的范围。小千心里虽急,却是没有一点办法,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与他出生入死的兄弟来送命。
到了此时,小千有些后悔,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把范将军收走,不然,他一定不会让这些兄弟乱了起来,一起冲过来送死。
掌教像是看出了小千的表情,大笑着说道:“你小子注定是个罪人,这么多的人都要因你而死,你是不是现在特别的后悔,后悔不该与我作对?”
小千没有说话,不然,他一定再骂这老小子几句,说他生儿子没屁 眼。
战火中的玫瑰
突然,小千心中一动,想起了那名断手公子,他是不是这掌教的儿子,如果是,把他拿出来,让他陪自己一起死,让这老小子亲眼见到,他亲手杀了他的儿子,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。
但是,他突然发现,现在想要从玉瓶之中拿个东西都不可能的,神识根本就不听使唤一样,像是完全被这金光给克住了一样。
士兵们跑得快一点的,已经冲到了金光之下,突然像是被天上落下的雨点击中一样,但是,他们的身子却是被击穿,突然倒下。
小千看得心中一痛,身子再度被金光压得往下一沉,整个脚掌完全陷入到了地面之下,接着,就是膝盖。
他现在是宗师级别,不管是身体,还是大脑,都是异常的坚硬,虽然受到金光不断的压制,依然没有被击穿。但是,那些士兵就不一样了,他们最多也就是个5级,如何经受得了这种金光强大的力量所击,一击就穿。
但是,他们现在成了不怕死的人物,见到前面有人倒下,后面的人接着跟上,明知道救不了小千,依然是前仆后继,一转眼之间,就倒了几十人。
小千看得心惊,却是无能为力,无比的无助。他现在才发现,自己虽然是个宗师,但是,在这个金光,不,应该说在这夫子印的面前,什么都不是,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了,更不用说要保护这些兄弟。
他想要大叫几声,却是没有力气,所有的力气,在金光面前,变得柔弱无骨,变得无比的眇小。
他现在,就像是苍海一粟,就像是宇宙之中的一缕尘埃,就像是星空之中的一只蚊子。
他作好了死亡的准备,他不想眼看着这此兄弟,一个一个地死在他的眼皮底下,他不忍再看,把眼闭了起来。
然而,就在这时,他的大脑之中,再度出现了两个身影,一个白色,一个黑色,在天空之中大战,打得整个天空不断地震动,他们用得都是掌力,每一掌相交,天空之中的空气也跟着一起共鸣,产生着震动。
这两人很是奇怪,一个如他自己,只是不白,也没有还手的机会,一个如掌教,黑是黑了,但是,一点也不真实,像是在梦中!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在这个时候,产生这样的梦境?
这明明就是实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