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小說 丹武毒尊 線上看-第兩千六百六十九章 戰行天展示

丹武毒尊
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
随着萧扬和行天二人的气息迅速攀升,顿时那一股气势更可谓是风起云涌,周遭的气氛都因为他们二人的影响发生巨大变化。
那一股所有若无的压迫力,让行风等人也都感觉到了一股压力,下意识的后退几步。
他们还没有动手,仅仅只是气息爆发,便就已然如此恐怖,争锋相对。
现在行风都有些怀疑,萧扬乃是和自己同境,短短时间里面便就后来居上,并且还压过他一筹。甚至,行风还觉得,那个黑袍少年的气息,对上行天,似乎都没有弱上一分。
这点让行风也有些琢磨不透,他觉得四界联盟里面走出的家伙,个个都不简单啊。特别是这萧扬,所展现出来的能耐,更是让人瞠目结舌。
不论是在算计亦或是修为方面,那都是顶尖的存在。甚至可以说,上一次他们万兽界所酝酿出来的攻势是被神难山脉而放缓,但是后面不了了之,却也完全是因为萧扬的打杀,才让这股气焰彻底消散下去。
甚至还让好几个部族都感觉人人自危,仿佛覆灭也已然是近在眼前。
不是因为萧扬有多强,想要将他们赶尽杀绝,完全是因为他们万兽界内部的争斗非常激烈才导致如此。当然,萧扬也良好的抓住这一点,并且进行利用,所以才能够制造出这般的状况来。
想着这些,行风也不禁是下意识的倒抽一口凉气。这个家伙,不是什么善辈,也着实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啊。
或许当初白熊部族对四界联盟动手,就已经注定是错误的。不然的话,后来又怎么可能生出这么多的事情,让整个万兽界都开始改天换日?
可以说行天乃是上三部最后的希望所在,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,镇住了狂狮、铁鹰两个部族,恐怕那两个老家伙就会动手,让他们的地位更上一层楼。
这也是为何黑壬和朱虹会在第一时间进行结盟,甚至还拉上了其他两个部族。虽然他们也的确想要报仇,但是抱团的行为,也是想要告诉其他两个部族,若是胆敢动手的话,那么你们也就绝对不会得到任何好处。
不过是鱼死网破罢了,想要吞下他们这几个部族,也得看自己的胃口够不够大,会不会被撑死。
于行风还在思量的时候,行天率先动手,顿时健步如飞,闪烁之间便就到了萧扬身前,一拳轰然而下。
这一拳看上去简单,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道,却是无比恐怖,若是底子差一些的同境之人,都不见得能够挡得住。
拳风呼啸、拳罡弥漫!
那一股肃杀之气,更是没有丝毫的遮掩,全然爆发而出,仿佛在这世间,已经没有人在能够和他匹敌。
一切都宛如浑然天成,现在的行天就是天之骄子!他的每一招每一式,看似简单,但却有着大能耐。
萧扬感受着这一拳轰击而来的力道,甚至就连眉头都不禁皱了一下。因为,仅仅只是拳风,都让他感觉脸皮有些生疼,宛如利刃一般,正在不断的切割着。
若不是萧扬在炼体上面独树一帜,可能换做其他人被行天近身的话,那是决然不会好过的,甚至付出极大代价。
面对迎面而来的一拳,萧扬也未曾表现出任何的胆怯来,反倒是心中的那一股激动之情,再也无法压制,同时也轰出一拳!
既然要比拼力量,萧扬也是丝毫都不怵的,毕竟他的力量,和六阶修士本就没有太大区别。
手藝 人
“轰!”地一声巨响,二人最为纯粹的力量在这一刻炸裂开来,宛如山崩地裂,声响极大。
那反震之力更是恐怖不已,行天和萧扬都有些难以自控,被对方的力量真的踉跄后退。同时一股极强的气浪更是席卷开来,成为了一道风波。
方圆十里之内,那些柔弱的小草于瞬息之间飞灰湮灭,无数的大树巨木,更是纷纷折断、碎裂。
诸多大能更是害怕殃及池鱼,也迅速向后面退去,不敢去硬抗这一股风波。
他们既然是前来观战的,自然也就没有道理受到一些没必要的波及。
烟尘滚滚,威势滔天。
行天站定后,眼神中更是散发出一丝快意来。果不其然,所看重的对手也并没有让自己失望。纵然有着境界上面的差距,但却也并不是太大,甚至还颇有几分势均力敌的意思。
然而萧扬自己心中却清楚,在这一拳的对碰下,他也已经算是吃亏。而且,还是吃的大亏!
和行天这样的顶尖天才比拼力量,那的确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。
行天的优势非常显著,之前他便就是万兽界年轻一辈中的翘楚,而后更是得到了虬龙的传承,实力再得到了加强,比起当初的那个他,不知强了多少。
甚至也行天如今的状态,就算对阵当初那位万兽界第一的玄剪,恐怕都没有任何问题。
这便就是天才的恐怖之处,每一步都走的十分扎实,若是再得到一些机缘的话,那么实力更会发生质一般的变化。
至于玄伢这类人物,他们的确很努力,但是心境上面的缺失和不稳定,也就造就他们的能耐会有着一些空缺,甚至是出现更多的乱子。
在虬龙传承下,其实行天也有着机会去冲击一下七阶境界,若是他愿意的话,有着极大概率做到。
但是行天所求更多,仅仅只是这个世界的顶峰,也无法满足他。
所以,行天每一步都走的非常踏实,他想要走的更远,去往更广阔的世界。
有时候错过那所谓的大好良机,用更多的时间去进行查漏补缺,将自己那些不够圆满的地方弥补,方才能够走的更远。
伴侣机器人 落月剑
“痛快,再来!”行天哈哈大笑,道。
虽然只是一拳交手,但是行天却能够感受到那股势均力敌的势头。他觉得,这一战自己也必然会尽兴。
是否会打死眼前的这个黑袍少年,他也不是那么关心,只要自己能够赢过这一场,便就足以。